您好,欢迎来到黔东南州交通运输局! 设为首页| 收藏此页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工作动态 >> 各县动态
深山明珠亮闪闪 --忆白垛至黑冲公路建设的那些日子
浏览次数:   字号:[ ]  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
白垛村下火麻山新貌

2002年初,我任施秉县交通局局长,以后五年中所负责修建的通村公路近八十个项目中,感慨最多、印象最深的公路是白垛至黑冲项目。它保持着五个“最”:开工前七次徒步踏勘到黑冲,为踏勘之最;督查施工达十七次,为检查之最;为协调征拆工作5次,为协调之最;省、州、县领导先后十次到工地检查指导工作,为指导之最;长8公里的“通达”项目投入130余万元,为投资之最;那些日子里,有着一波三折、好事多磨的经历,现仍历历在目。

初探深山识明珠

3月中旬的一天,县风景管理处副处长潘昌元带着白垛乡大庆村(现已并入白垛村)龙玉仲主任到办公室找到我,请求资助村里几吨水泥修龙滩河人行桥,利村民出行。

潘昌元介绍大庆村包含着大庆、黑冲、平头、火麻山、克麻塘几个村民组,是国家级名胜风景区云台山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那里自然风光美伦美奂,遗憾因不通公路,导致了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的惨淡景象,问我能否修条既能解决村民出行困难,又能开发外云台黑冲旅游景区资源的公路?

听到修路,龙主任插话:“多年来村民吃尽没公路的苦头,平日里运送物资得肩挑背驮,严重影响村民的生产、生活。尤其苦了娃娃上学,龙滩河遇上涨水更是不得过。白垛一带流传着顺口溜‘有女不嫁大庆人,大庆活路累死人;早上三挑黄毛草,夜晚还要舂礅神’。”这话把我和潘昌元都逗笑了。以前我只是听说那里山高路远风景秀美。这次谈话让我萌生了去大庆走一走、看一看的念头。

4月11日上午,我带着副局长欧仕惠、技术员马泽民同潘昌元乘车到了白垛乡芹菜塘之后,便沿着若隐若现的毛毛路,经穿洞—窄巷口—大庆线路行走。此时草木已舒展新叶,绿了山坡,花儿吐蕊,漫了山崖,当阵阵春风拂动它们时,就像是在向我们一行挥手问候与祝福。踏青赏景的惬意还没过去,毛毛路就让我们吃尽苦头,一路上,开路人必须用镰刀披荆斩棘才能前行。见到龙滩河更让人震撼,它是一道深峡河谷,就象地球表面上的一道美丽的小皱纹。宽在50—400米间,深在50—100米间。这道天崭把白垛与大庆分割在两端,两岸由白云岩堆积的一座座山峰,不少地段是悬崖、绝壁、怪石,甚是奇特,真乃大自然鬼斧神工之杰作。黑冲对我更充满神秘感。

我们一边察看地形地貌、一边对照地图选线,经过三个多小时一路艰难跋涉,终于走到黑冲寨子西南端视野开阔的地方,放眼望去,几十平方公里的黑冲景区大貌:呈现出峡谷、峰丛、冲坑、悬崖、绝壁、深潭等奇景,山峰相衔、层层叠叠,恰似海浪万顷,那飘浮山际峰巅的白云,尤如层层浪花翻滚,让人心潮澎湃。空气中徐徐春风带来山兰花的缕缕馨香,沁人心脾。它沟壑纵横,溪水清流,植被茂密,山猴攀援,飞禽啼呜。它是人禽、山水、林木自然和谐生存之地。它是世界上保存最古老、最完整的白云岩喀斯特。这景色怎一个美字了得!难怪明代名人赞它“万山高处结云台,崔巍鼎立真奇哉”,后被申遗专家誉为“世界最美的白云岩喀斯特”。

大庆、黑冲、平头三个自然寨相距几百米间,有近百户人家,房屋大都是老式的五柱四木瓦房,没有一栋砖房。上千亩田土里种着水稻、苞谷、洋芋、红苕等传统农作物。寨房边有桃树、李树,绽放着红色的、白色的花朵,增添些鲜艳色彩;一簇簇的竹林,摇曳着曼妙的身姿;寨中有不少高大的枫树、松树,长得伟岸、挺拔,见证了久远的沧桑岁月。山坡上柏树、杉树,一株株、一行行郁郁葱葱、翠绿欲滴。不少人在田地间用传统工具劳作,有的犁田,有的播种,有的施肥,有的薅草。小道上有的人牵着牛,有的人赶着几只羊缓缓离去,不时还听到鸡鸣狗叫声。让人真真切实体会到人、山水、林木自然和谐生存之美,一方春色醉千山。随着大致的了解,也逐渐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。像这样特别淳朴原始的环境,“世外桃源”也不过如此。

龙主任又带我们走到寨旁一处壕沟时说:“听老辈人讲,红六军团长征时经过黑冲时与白匪打了一仗,很惨烈,红军战士不少负伤后,从这里最高处跳崖捐躯。我们这里还有红军遗骨纪念地!”又有意外收获,没想到这竟是革命先烈洒热血的地方。

下午2点钟,我们来到龙主任家,他家里只有简单的木制家具和一台黑白电视机,龙主任说:“村里好多家庭都没见过彩电,冰箱,洗衣机这类洋玩意。”他的话说得我们大家都沉默了起来,都不忍心向龙主任开口,因为今天我们通过一路踏勘,以及地形图选线来看,在这条初步估算4.5公里的路中,最大纵坡超15%,不能满足修路的技术规范,还要在数百米长的绝壁上凿建公路,另得在龙滩河高20余米处建一座主跨50余米长的桥。估算得花上数百万资金,就目前在我县所能投入资金而言,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最终大家抱憾而归。

黑冲千百年来虽拥有质朴的璧玉,但没有公路,被大山隔绝了一切,贫瘠、闭塞、边远、落后却成了块宝地的印象与符号,恰似与外界隔绝的“孤岛”一般。

艰难反复定线路

白垛村平头-大庆通组公路

2003年3月10日,我接到县委办通知,准备陪省委领导及省交通厅领导去大庆勘查线路。据说此次省领导来的目的是:有望出资修建白垛至黑冲的公路。这个消息让我莫名激动,自去年黑冲一别,它便如深山里无法摘取的宝石,一直让我魂牵梦萦,也有不能为当地百姓改变闭塞交通状况而做点什么而深感遗憾!

为了争取省领导的支持,确保成功修路,我们再次提前与乡村领导详细商讨沟通后,确定放弃了上次行走的线路,按村民千百年来外出行走的线路,供省领导参考定夺。

3月12日早晨,我们陪着省委领导一行近30人从村民常年来外出的之路白垛—张家山—龙滩河—大庆线路行走,有十余华里路。当我们来到龙滩河岸端时,领导及省厅专家停了下来,开始目侧两旁几百米比较陡的弯弯曲曲的小道,以及一处高近百米,宽约200米需修桥的路段。我望着省厅专家凝重的表情,小心地询问专家修桥需多少资金,他思索了一下说,估计得超过千万吧!这在当时就是个天文数字,现场的人都缄默了。大家下坡小心翼翼慢慢挪步,上坡气喘吁吁缓缓爬行,一个个很累很累的。虽然天气很冷,但是人人满头大汗。这里村民常年累月地走,还要肩挑背驮的,不是更难更累吗?只有河谷的另一端,传来的山歌在大家耳边连绵不绝:“大庆出门路难行哟,肩挑背驮累死个人啊;龙滩河岸喊得应呢,上下半天费老神咯!”

中午我们在黑冲龙主任家开了一个短会,省委领导表态:路一定得修通,但用那么多资金来修路太不切合实际,我请省发改、扶贫部门安排上百万资金,你们大家集思广益,请技术人员合理重新选一条可行的线路。

一听说有上百万资金能用来修路,村民们就热血沸腾、干劲十足。在没专家技术指导的情况下,自发组织了几十个群众从芹菜塘开端那里,先期投入施工,计划从芹菜塘—窄巷口—大庆线路先期修好简易路段再等专家勘查。

3月25号,时任州交通局局长粟周瑜到施秉检查工作,我们将此情况向他汇报后,他明确表示这条线路含有必修的大中桥路段,只有上百万资金远远不够,而且纵坡也大大超标,此方案不可行。粟局的话无疑在众人头上狠狠泼了盆冷水。

我们及时将州局领导意见向乡、村领导通报,鉴于先期公路已修,问能不能就在这条线上,找到补救方案。乡、村领导再一次经过勘查和商讨,回话说靠穿洞位置可以。4月1日,我与单位几个技术人员和村主任从芹菜塘经穿洞段选线踏勘,这段路山陡壁多、根本没有展线地方,纵坡超标仍是无法克服。这条线路依旧无法行通,尽管于心不忍,我们也只得明确让村民停止施工,建议乡、村另提供线路方案。

6月中旬,我与副局长杨德兴等一行跟着龙主任新提供的黑冲—大庆—火麻山—白垛线路踏勘,发现这条线路虽然长了几公里,但没有宽的河沟、也无大方量的坚石,纵坡、弯道能满足四级公路建设标准,最关键的是资金上不会有大缺口,可破解这个难题了。当即我们和乡、村敲定了这最佳线路方案。大家虽然身体疲惫,但还是满心欢喜,已是夕阳西下了,满天晚霞美极了!

几个月的反复选线,终于有了好的结果,线路方案报上去,经上级部门同意后,仅一个月时间,发改国债项目资金80万、扶贫资金50万先后到账。

排阻挠波澜不惊

7月3日,局里安排杨德兴副局长带10余人去测量商定选好的线路,本以为这是件皆大欢喜的事,然而测量工作刚进入第三天,测量人员突然被村民团团围住,他们情绪激动,要求立即停止测量,改走窄巷口的最初线路,否则宁愿不修。村民们说新线路不但比原线路要长出三、四公里的里程,还要多占用他们的田地,他们不接受。

意外的变化让我们措手不及,我们及时召开协调会,尽管我与白垛乡王书记、吴乡长及时向村民代表介绍了选线路定线路的前因后果,以及几条路的可行性及可比性,特别是无法解决资金等问题的原因,经过我们反复耐心解释,村民依旧不同意这条线路,测量工作耽搁了下来。

7月15日、22日我们又同龙主任协商,让他回村里做群众工作,同意从走新线路,然而经过数月后,龙主任回话仍做不通群众工作。僵持不下时,当地村民又把问题反映到县四大班子及发改有关部门,我们一一去作解释工作、讲清原委。

10月9日我同杨德兴、马泽民、付能强及王书记、吴乡长、段副乡长到村里召开了村民大会。会上我们参会领导先后讲了话,一是介绍了选线路定线路的前因后果。二是三条线路的可行性、可比性,从窄巷口走主要技术指标不能满足建设规范要求,上级部门不同意;从龙滩河走修特大桥无法解决资金也行不通,从火麻山走技术指标能满足建设规范,且资金能保障。经过我们两个多小时反反复复耐心解释、动员,安抚了群众不满情绪,平息了大家对立的言行,大部分村民接受了我们的方案。  

10月18日在县政府召开县长办公会上,听取交通局和白垛乡相继汇报之后,经过充分讨论,最终确定实施白垛—火麻山—大庆—黑冲线路方案。会上并明确县交通局、白垛乡、县风管处的相关责任。

黑冲个别村民得知此事在县里已成定局,无法改变之后, 竟向《黔东南日报》报社写了信。2004年2月6日,我接到报社王记者电话,立即带着局里班子成员赶到报社向王记者介绍、解释了相关情况。我们的努力与诚恳感动了王记者,他理解、支持了我们的工作。

矛盾就这样在部分村民的不理解、不支持与广大群众长远利益中碰撞着、前行着,似乎一点火星子,就能点燃熊熊大火。2004年5月初,施工已进入平头组村头,在经过被占有一亩多田的杨某某出现了,他撤掉我们的路标,不准动他的田,施工受阻。我们立即请乡里作其工作,反复多日无一点效果。

焦头烂额之际,我们打听到对方是县政协主席张祖安侄女婿。8月14日我们请了张主席、白芬副县长一同到大庆杨家去面对面与他协商。经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后,一直过了十余天,才终于做通杨家的工作,施工才继续向前推进。

在此后的施工过程中,诸如此类的小摩擦依然连续不绝,我们也只能咬着牙,用我们的坚韧与耐心,一步步化解着矛盾。9月中旬当施工进到离黑冲组终点约300余米处,眼看顺利在望。又被黑冲部分村民以不让田土为由阻止施工。真是一波刚平又起一波。工期眼看临近,却无法施工,我们大家真是心急如焚。9月20日、10月25日我又与杨德兴、陈荣树、段志武到大庆与村、组干部约谈,经苦口婆心地做工作,最后明确表示限三天内解决,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第三天村民松口了,我们要求施工队一鼓作气把路拉通到终点。

10月28日路基修通至终点。大家松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回想这两年来,所有为公路而呕心沥血的人,在经历太多曲折与艰辛之后,看到这条初修成的公路,没有辜负组织的重托与大多百姓的期盼,即将给当地群众生产生活带来实惠与便利,感觉一切付出都值得了!

明珠初绽放异彩

白垛村大庆村民新房

在2004年2月开工时,县领导给我们下了死命令:白垛—黑冲公路在当年年底必须完工。为保证工程质量与工期,局里就安排了骨干力量去管理该项目,杨德兴主要负责,技术员有罗程峰、马泽民等,严令他们必须严格管理,一丝不苟地把控好工程质量与进度,自己也先后十多次下到工地一线督促、检查,把不少精力花在该项目上,。

工地上,挖掘机、装载机、运输车都在不停运转,紧张又有序地施工。常常周围都会吸引一些老人、小孩在看热闹,从他们眼里流露出几多期盼。在这施工十个月当中,也得到上级部门与领导的关怀与重视,除了下拨资金及时到位外,省公路局陈主任、州局粟周瑜局长、潘晓勇科长、陈剑副处长,县委书记朱江华、县委副书记潘玉凤、县委常委吴能福、副县长袁继穆、吴鹏、肖体祥、白芬、县人大副主任刘太全等领导对这条路也非常重视、关注,先后到工地或检查、指导工作,或调解纠纷;县人大副主任秦继承、赵芝宪去项目上调研。

2004年12月23日,白垛—黑冲公路正式宣布竣工。这条路是按路面宽6.5米省标来修建的四级公路,是全县首条最高标准的村级公路,被评定为优良工程。邀请了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袁继穆及县人大、政协、发改局、扶贫办等部门领导去进行初验。当我们一行人的车在黑冲终点刚停下来时,一阵喜庆的鞭炮声把我们包围其间,原来当地村民们在得知我们前来初验后,个个喜笑颜开,特地准备了鞭炮,端着茶水热情地敬每个人。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说:“感谢党和政府!”“感谢你们给我们修了一条好路!”“我们多年的梦想成真了!”其中献茶的一个村民,就是当初阻挠我们修路的龙某,便打趣他道:“当初修路过你家田地,你吼得凶来阻工,现在想通了没?”龙某羞涩道:“真不好意思,那是我对不住你们,当初的确是我见识短浅。路修好后,我在山上种植的果子和中药材,已有县里老板主动来和我联系了,他们自己开车上门收货。”一番话,说得在场人都会心地笑了起来。

山门已打开,道路已连接,我深信:这条蜿蜒开来的公路将承载着村民们一种全新的生活。

白垛村大庆葡萄园

2009年,这条路又穿了新衣——铺装了油面层。2018年大庆、火麻山又硬化了两条通组公路,使其成为路网,锦上添花,我也有幸得参与其中工作,出了点力、尽了点心。现在乘车出入大庆、黑冲是又快又舒适。公路沿线田土里已改种了不少烤烟与药材,还有大片葡萄、梨子、猕猴桃,种植业多样化、产业化。田地间村民使用旋耕机、打谷机在劳作。公路上的客运车、小轿车、农用车、摩托车来往穿梭,肩挑马驮大件物资进出大庆已成为历史。

如今黑冲这颗深山明珠已初现光芒,新建进村高大寨门,画梁雕栋,很是气派。在宽阔平整的广场里一侧建有“红六军团黑冲战斗遗址”纪念碑,已成为施秉县“传承红色基因”革命教育基地。村里新建有二十多栋砖房,别致又漂亮,大部份木房又上了漆,熠熠生辉。现在这里成了游客探秘的绝佳景点,也給当地带来了生机。县外公司、一些村民还新建数千平方米的宾馆,为游客提供了吃住硬件设施。

现在村民们住的砖楼房,喝的卫生水,走的硬化路,外出有车坐,门前可就业,日子一天比一天美,寨容寨貌让人耳目一新。彩电、冰箱、洗衣机更是成为普通人家的必备品。村里办起了养猪场,养羊场,养鸡场……家禽养殖业也有了大发展。十多户人家开了“农家乐”,接待天南海北的游客。年近古稀的村民肖慈高兴奋说道:“过去这里太穷苦了,媳妇都难得找。这两年变化大了,我家新修了两栋砖楼房,在夏秋季经常接待游客,收入多的时候一天有三、四千元;寨上不少人家也吃起旅游饭,这是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,大家赶上好日子了,全靠党的政策好”。

据村党支部书记罗应民介绍:村里采取“党支部+大户+贫困户”模式种植梨、桃、葡萄等精品水果1000余亩,产值400余万元,烤烟600余亩,产值200余万元。2019年全村贫困户已全部脱贫出列。一句新的顺口溜流传开来:“有女要嫁大庆寨,水果烤烟药材卖;接待游客挣外快,火红日子乐开怀”。

深山的脉搏将与时代共振,初显一片生机与希望。2014年,施秉云台山喀斯特地貌已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,而黑冲这颗深山明珠作为云台山家庭成员中重要一员,定会焕发新的勃勃生机,闪闪发光。我衷心的祝福她会变得越来越亮、越来越美!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